天津在线-资讯融合新媒体门户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生活频道 3.15曝光 正文

什刹海冰场滑冰因安全措施不当 致游客受伤大量出血

字号: 2019-02-01 22:10 http://www.72177.com 来源:互联网

核心提示:她们去什刹海冰场滑冰,却因下体大出血被送进了医院......作者:北齐安来源:中国消费者报冬季北京什刹海的冰场成为不少消费者前去消遣游玩的热门区域然而24岁的伍晨没想到一次滑冰却因为冰场简陋的小车差点要了她的命而遭受同样事情的消费者还有更多甚至包括儿童......1月27日下午14:00-17:00点,24岁的伍晨与朋友在后海—什刹海9号冰场游玩。17点游玩结束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坐着二人坐的小冰车往出口滑行。

她们去什刹海冰场滑冰,却因下体大出血被送进了医院......

作者: 北齐安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冬季

北京什刹海的冰场

成为不少消费者前去消遣游玩的热门区域

然而24岁的伍晨没想到

然而24岁的伍晨没想到

一次滑冰

却因为冰场简陋的小车

差点要了她的命

而遭受同样事情的消费者

还有更多

甚至包括儿童

......

1月27日下午14:00-17:00点,24岁的伍晨与朋友在后海—什刹海9号冰场游玩。17点游玩结束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坐着二人坐的小冰车往出口滑行。“由于冰面不平、小车的塑料座椅较滑等等原因,我不慎从小车上“呲溜”向前滑下摔倒,双腿卡在了小车正前方的铁棍中。”伍晨向《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说,随后,双腿卡着冰车惯性往前滑了一截,她的身体翻出了冰车。

下面是伍晨的一段自述:

下面是伍晨的一段自述:

摔倒后我立刻感到下体疼痛,朋友骑着冰上自行车把我送到出口的过程中,我逐渐感到下体发烫、发麻,并开始涌血,一股一股的潮热感随之而来。很快,血就开始逐渐渗透出我的裤子、袜子、鞋子,血也滴到了我所路过的冰面。朋友搀扶着我走出冰场,冰场的工作人员看着我被搀扶着且不断滴血,但没有任何人来了解情况。

由于当时出血量太大,我们十分慌张且着急送医院,没有让冰场的工作人员陪同。

由于冰场的出口是步行街,考虑到120急救车开不进来,我紧急上了一辆漫天要价的三轮车,送到了最近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急诊(2公里开价100元)。

由于出血量过大,到达急诊时我感到心跳加速 体力不支,朋友拖着我进了清创室,医生简单止血后要求我尽快转院,到附近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

到达妇幼后,我的血并没有止住,在一股暖流感后,血再一次快速沾染了裤子、病床、椅子、地板。医生说我是当天第三个相同情况的患者,医生查看后表示, 我外阴脓肿大、出血情况严重,需要马上住院,并做好需要手术的准备。

到达住院病房后, 护士告知近一个月她们收了20个左右的患者 ,都是从后海-什刹海冰场,骑小冰车受伤的 ,而且这只是妇科,骨科、泌尿科、男性科室还没有进行统计, 且男性受伤的人数极有可能高于女性。 (很 多人滑冰都是男生坐在前面,女生坐在后面)

当晚在进行了身体检查后,11点30~0点左右,我因为出血过多身体虚弱,突然开始短时间的失明、失聪,不久后就昏迷了。醒来后医生需要抽一点动脉血进行化验,由于身体过于虚弱,医生在我手上甚至摸不到我的心跳。

检查完毕后,医生给我插上了输氧管、带上了生命体征监测仪......

伍晨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在经过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料下,她的出血止住了。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不需要进行手术。在住院期间,伍晨发现,仍然不断有人因为同样的问题进医院,甚至包括很多儿童。

与伍晨同样遭遇的“病友”刘琳琳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她的遭遇几乎与伍小姐一样,甚至因为下体大出血不止,手术缝合5针。

下面是刘琳琳的一段自述:

2019年1月26日下午16:30分许,我和男朋友去什刹海冰场滑冰车,入场没多久,地上的冰不平, 一颠簸,没想到冰车出现了故障,那个冰车车把就脱落了 ,然后就翻车了。

由于惯性,我人直接坐在了车把下的三脚架,感觉直接插进衣服里去了,扎伤了下体。然后我一摸,有很多血,然后男朋友就赶紧拉着我去附近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科急诊。

伤情严重挺严重的,因血流不止,手术缝合了5针并住院, 住院期间也接二连三遇到有同样在什刹海滑冰受此遭遇的病友。 据医院工作人员说, 在这一周里相同病情的患者达20几个

受伤的不是别的地方,都是人体的要害部位,如果严重,很可能造成不孕或更严重后果。但我们能力有限,投诉无门,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给我们个说法,也同时希望各位放假期间去什刹海滑冰的朋友远离冰车,注意自身安全。

刘琳琳向《中国消费者报》记者称,受伤后,冰场也没有人出面陪同去医院。在住院期间,她多次致电冰场寻找负责人未果。1月30日,刘琳琳发了微博讲述了经过。随后,冰场负责人联系她,说医疗费可以报销,请她删除微博,其他的赔偿根本没谈。

就在记者采访的同时,刘琳琳向记者表示,冰场的一位杨姓负责人给她打电话,说她微博发布的涉及20多个人的微博不实,请她删除微博或者修改。并且说,如果她有20多人受伤的证据,可以拿出来,并且这种言论是承担法律责任的。刘琳琳认为,威胁意味多过解决问题的诚意。

“受伤的还有男性和小朋友,后果不敢想象,可能会让人留下终身遗憾。”

消费者伍晨说,住院期间,护士也曾告诉她,近一个月她们医院收了20个左右的患者,其他科室还有男性和一些儿童没有统计。

另一位遭受伤情的消费者张文也向《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讲述了她的遭遇。

下面是张文的一段自述:

我是1月27日下午4点左右,在什刹海冰场受得伤。当时在坐一个冰车,冰车前后有两个板凳,我坐在前板凳上,前板凳前面有一个方向盘(并没有转向的功能,我理解为一个方便游客扶着的把手),方向盘和板凳连接的是一个细棍,下方连接处是三角支架。

因为冰面不平,且冰车没有刹车功能,我从冰车上颠下来卡在三角支架那里,并向前滑行好几米。男朋友立马把我从冰车上拎起来,发现三角支架那里有血。下体也能明显感觉到一股一股的热血流出,内衣和绒裤已经完全被血浸湿,我当时用手摸的时候,手也沾了血。

我们走到冰场4号出入口,问工作人员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工作人员说是北海医院,走路可达。我们一路滴血走过去,却发现这个医院已经关门,后打车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急诊,医生给我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后告知我们因为受伤部位特殊,需要转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

 

我们打车过去,然后办理住院手续。 该医院告知1月26日已有3位患者因冰车事故住院,我住院后当天又有2位病友先后住进来。 我是1月31日出的院,因我是医保结算,故需等3-5个工作日再去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并结账。截止1月31日,仅我所知,尚有一名26日出事的病友还未出院。我在1月30日上午拨打12345热线,于1月31日中午接到冰场负责人电话,对方表示可以赔偿医药费,但需等住院结算下来后再商议具体赔多少。

1月29日,上述三位消费者就诊的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服务号发布一条推送消息,标题为《科普能量丨全民冰雪运动 不要忽视“骑跨伤”人》,其中加重处理的有一句话:就在这几天,妇产科大夫们的朋友圈却被“骑跨伤”刷了屏,半小时收治5个外阴血肿的病人。

2月1日下午13:20分,《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就3位消费者的遭遇向上述杨姓负责人打电话核实,对方称是冰场上级监管公司,由于在外不了解情况,需要向运营方了解情况后再回复。记者向冰场的一位高姓女负责人核实情况,高姓女负责人没有回答问题,而是让记者找杨姓负责人,说杨负责媒体。

受伤的三位女生认为,作为消费者,她们花了80元买票,在冰场受到了伤害,导致她们生活、工作都面临不便,冰场有责任有义务进行赔偿。同时,三位女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止一次的说,更多的希望大家放假期间去滑冰的朋友远离冰车,注意自身安全。

三位女生受伤后,把大部分染血的衣物、鞋子丢弃了。对她们来说,这是最好的忘记这件事的办法。(为保护个人隐私,三名女生均为化名)

 

Tags:冰场 冰车 什刹海 医院 滑冰 记者 伍晨 住院 受伤 1月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