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生活频道 3.15曝光 正文

谁来制止破坏公园生态的“城市猎人”?

字号: 2016-05-07 09:24 来源:南方都市报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核心提示:弹弓举起鸟殇鱼亡:谁来制止破坏公园生态的“城市猎人”?→南都记者蹲守深圳洪湖公园,暗访发现多人配备极具杀伤力的弹弓工具射杀公园内的鱼和鸟。在暗访期间记者每天都能遇到这名“全副武装”的男子,他不停围着湖岸行走搜寻猎物并伺机出手。“弹弓手”在公园内射杀野生鱼的全过程。弹弓射出去的是一根8厘米左右长、带有锋利箭头的钢条,还能用收线器收回来。

弹弓举起 鸟殇鱼亡:谁来制止破坏公园生态的“城市猎人”?

→南都记者蹲守深圳洪湖公园,暗访发现多人配备极具杀伤力的弹弓工具射杀公园内的鱼和鸟。在暗访期间记者每天都能遇到这名“全副武装”的男子,他不停围着湖岸行走搜寻猎物并伺机出手。

→南都记者蹲守深圳洪湖公园,暗访发现多人配备极具杀伤力的弹弓工具射杀公园内的鱼和鸟。在暗访期间记者每天都能遇到这名“全副武装”的男子,他不停围着湖岸行走搜寻猎物并伺机出手。

→南都记者蹲守深圳洪湖公园,暗访发现多人配备极具杀伤力的弹弓工具射杀公园内的鱼和鸟。在暗访期间记者每天都能遇到这名“全副武装”的男子,他不停围着湖岸行走搜寻猎物并伺机出手。

“弹弓手”在公园内射杀野生鱼的全过程。

“弹弓手”在公园内射杀野生鱼的全过程。

弹弓射出去的是一根8厘米左右长、带有锋利箭头的钢条,还能用收线器收回来。

弹弓射出去的是一根8厘米左右长、带有锋利箭头的钢条,还能用收线器收回来。

南都 调查

在深圳,洪湖公园被称为“鸟儿的天堂”,有几十种鸟类在这里栖息,也成了深圳摄影爱好者和市民拍鸟观鸟的好地方。然而,最近一段时间,有市民拿着大杀伤力的弹弓,出没于公园,打鱼打鸟,伤了不少市民的心,也破坏了洪湖公园的生态。

4月12日,公园管理处表示已经关注到这种现象,将加强管理,但是从4月13- 17日5日之内,记者三次暗访都发现,打鱼打鸟的人依然在公园里公开“作案”,有的人甚至是长期蹲点打鱼。如何阻止这些肆无忌惮的“城市猎人”?公园管理处、市观鸟协会以及相关市政协委员都有自己的看法。

报料

“鸟儿天堂”现弹弓手

洪湖公园属深圳市市级公园,位于罗湖区闹市中心。东起洪湖东路和文锦北路,西至洪湖西路,南北分别以笋岗桥和泥岗桥为界。是一个以荷花为主题,以水上活动为特色的综合性公园。

“湖面上散布的岛群,像镶嵌在鹏城的绿色翡翠;水禽岛上,榕树参天,竹影婆娑,成为鸟的天堂”,4月11日,市民潘先生在奥一网上发帖《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保护此人手中的小鸟》,里面写道:“今天去位于罗湖区的洪湖公园拍翠鸟,看见手持弹弓的人打鸟,如果再这样下去,鸟迟早会被打光的,那样生态就失去了平衡,希望保护鸟类,保护大自然。”“几乎全深圳的摄影爱好者都知道,洪湖公园是鸟儿的天堂,在这里栖息的鸟类,应该是全深圳最多的。”潘先生说,自己是名摄影爱好者,所以经常到洪湖公园拍鸟,4月11日那天刚好自己在拍翠鸟,就发现有市民拿着弹弓打鸟,“之前也看到过,但比较少看到得手的,那天看到有只小鸟被打下来,真的很气愤、很伤心,所以我用相机把他拍了下来,发到网上。”潘先生说。潘先生拍的图片清晰显示,一名男子一手拿着一把弹弓,一手拿着一只鸟,“当时我就想把这个人给曝光一下,所以把焦点对准了他”。

而在4月12日,洪湖公园管理处在网上回复称:感谢市民对公园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关注,正如网友所言,在公园内打鸟是对公园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我园一直对该现象保持高度关注,要求保安人员严密监控,禁止游客打鸟;同时在园区各处设有禁止捕鸟的标示牌20余个,近期我园已收缴弹弓类打鸟工具20余件,并对当事人给予批评教育。

管理处表示,由于弹弓小巧,方便隐藏,且当事人往往选择公园偏僻位置打鸟,给公园的护鸟管理带来一定难度。下一步公园将进一步加强管理,加强巡逻,同时欢迎市民共同参与到爱鸟护鸟的队伍中来,共同遏制打鸟现象。

暗访

红衣老人专射鱼

4月17日中午12点许,南都记者来到洪湖公园,从公园位于文锦路的正门进去,越往里面走人也越多,树上不时传来鸟鸣声,有情侣坐在湖边的凳子上闲聊,也有大人带着小孩用小网在湖边捞鱼,大人小孩虽很努力,但收获甚少,水袋里只有几条小鱼仔。

随后,记者来到公园南区靠近西边的一侧,据摄影爱好者潘先生介绍,因为洪湖公园北区湖水比较深,鸟儿都集中在湖中间的几个岛上,不在弹弓的射程范围之内,所以那些用弹弓打鱼打鸟的人,一般不会过去那边打,他们主要集中在公园的南区,那里水比较浅,人可以下到湖边,甚至可以走到湖里面去,不管是树上的还是湖里的,都在弹弓的射程范围之内,所以成了弹弓手的目标地。

在南区靠近整个公园中间的地方,彩虹桥下面偏西南方向,有一片很浅的湖面,在湖边,一位穿着红色衣服的老人,正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湖面的动静,手上握着一把精致的弹弓,在老人的右手上,绑着一只钓鱼竿上的收线器,老人在湖边走走停停,但始终看着湖面。

“嗖”的一声,老人手上的弹弓一拉一放,射向3米之外的湖面,然后慢慢转动右手上的收线器。这时候记者发现,老人弹弓射出去的,是一根8厘米左右长、带有锋利箭头的钢条,这一次落空了,没有射中鱼。记者试探地问红衣老人,会不会用弹弓来打鸟?他说“不会,只打鱼”。记者在旁边看了半个小时,红衣老人出手两次,但两次都没有射中,于是他又开始挪动换地方。

旁边的摄影爱好者李先生介绍,只要被这种弹弓射中,巴掌大的鱼都能被带有锋利箭头的钢条射穿,然后老人就会用收线器慢慢拉回来,可以说必死无疑,他就看到老人射中过鱼,“很残忍,而且也难保他不会射杀湖面上的鸟儿”。

钢珠打鸟射下一条蛇

这时候,从湖的北边走过来四个男青年,两个背着斜挎包。记者发现,其中两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把弹弓,但没有配收线器,边走边朝树上望,其中一男子突然凑近一棵树,拿起弹弓就往树上射,“噗”的一声,一只小鸟从树上飞了出去。

随后四人沿着西边的湖边往南区移动,来到彩虹桥底下的一片浅滩地带,发现湖面上有一群白鹭,其中一个年轻男子从斜挎包里掏出一把钢珠,递给另一个拿着弹弓的同伴,随后两个拿弹弓的男子开始靠近湖面,另外两男子则在旁边,四处观望,似在“望风”。

只听“嗖”的一声,一男子用弹弓瞄准湖面上的白鹭,射了出去,湖面上的7只白鹭振翅飞走,四散飞去,所幸没有白鹭被射杀在湖面,但不清楚飞走的白鹭里,有没有被弹弓射中的。

看到“猎物”没有射到,四个男子边走边观察路边的树,一听到有鸟叫声,他们就会凑近树伺机出手。从公园中间靠近西边的一侧移动的300米左右距离,这四名男子共计向树上的鸟儿射了三次弹弓,幸运的是没有鸟儿被射下来,但鸟儿都被惊吓飞走了。

鸟虽然没有打中,但四名男子打中了树上一条蛇,当他们走到西门旁边的停车场旁,一男子发现树上有条蛇,于是用弹弓射蛇,蛇被射了下来,四个男子围着蛇玩,有人拿蛇有人拍照,不少路人被吓得不敢路过。四个男子玩了一会蛇,觉得没有工具装蛇,于是把蛇丢到树林里,继续在公园里寻鸟,直到从公园南边离开。

到了下午3点,记者发现,又有三个男子,手里拿着弹弓,在公园南区东面湖边的树林里射打树上的鸟。

从4月13-17日5天之内,记者三次来到洪湖公园,三次都发现红衣老人在湖边用弹弓打鱼,而16、17日两天,都看到有年轻人用弹弓射鸟。

“这两年感觉鸟少了”

“这两年感觉洪湖公园的鸟少了,之前发现翠鸟有几十只,现在只看到有5对10只左右。”摄影爱好者王先生称,因为外界因素的影响,这两年来,公园内的生态平衡遭到严重破坏,鸟少了不少。

随后,公园内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也表示,以前公园里的鸟一群群地飞来飞去,现在这种现象很少看到了,“以前还有一种鸟的叫声,我们也叫不出那种鸟的名字,但现在基本上没听到了”。

实际上,公园方面也并非不作为。走访中,公园有关工作人员就说,一看到公园的安保人员,那些弹弓手就马上把工具收起来,也不排除有人等巡逻人员离开后,他们继续拿弹弓出来打鸟的情况,“最好是安排一些安保人员进行便衣巡逻,打击用弹弓打鱼打鸟的行为。”

“弹弓打鸟的相关视频”、“弹弓打斑鸠、弹弓打鸟视频”、“弹弓打鸟的几率是多少”、“弹弓打鸟技巧、弹弓怎么练习”……实际上,在网络上,一些在线视频和网络经验分享也是停留在弹弓打鸟的“技术传授”层面上。“冷静一下,不要太快,先拉直了松紧条,对准一点,拉一下再松手,不要一拉直就放手”……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甚至还有不少弹弓高手在网络上“传道授业解惑”,教网民如何打鸟,将此行为当成一种“具有挑战性、又健康”的运动。

对于一些个案性的行为,应该体现的是宣传教育,公园内应该多设立宣传广告牌进行引导教育。对于大型的捕鸟类行为,则应该通过执法机构,如森林公安分局进行严惩,严重的行为应该列入刑事犯罪的范畴。 ———广东内伶仃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原局长、深圳市政协委员王勇军

洪湖公园管理处:

会坚决制止,或改用便衣巡逻

“当天看到潘先生在网上发的帖后,我们马上跟保卫部门召开了专题会议,布置这个事情,看到有弹弓打鸟的,要坚决制止,打鱼的也不允许。”4月18日下午,洪湖公园管理处余主任接受采访时说,在公园里用弹弓打鱼这种现象有,但是用弹弓打鸟的情况他们没有碰到过。

余主任表示,没有碰到过不等于没有,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管理处已经收缴了20多把弹弓,有的弹弓做工很好,一把都要几百元,包括射箭的,但大部分都是用于打鱼。

“有时候不是当场抓到,也拿他们没办法。”余主任说,因为弹弓很小,使用者一看到公园安保人员,马上就收到口袋或者袋子里去了,这给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去年还有市民因为弹弓被收缴而到公园管理处来闹的。

余主任还称,这两年来,他们在南区也设置了一些孤岛,是专门给鸟儿栖息用的,生存环境要比以前好,以前白鹭很少,现在白鹭多了很多,每天早上起来整个公园鸟儿叽叽喳喳地叫,感觉鸟儿应该比以前多了。

据公园管理处安保负责人介绍,公园安保人员总共32人,三班倒每班10人左右,而公园有6个固定岗,每班巡查的安保人员加上队长,也只有4个人,而洪湖公园东起洪湖东路和文锦北路,西至洪湖西路,南北分别以笋岗桥和泥岗桥为界,总面积59 .15万㎡,其中陆地面积32.46万㎡。

深圳市观鸟协会:

经常劝阻,但没什么用

昨日,深圳市观鸟协会会长董江天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洪湖公园的鸟类品种常见的大约有二三十种,跟以前相比已经减少,“其实在深圳,不仅是洪湖公园,即使是在其他公园,我们也经常见到有人在用弹弓打鸟”。

“我们也经常去劝说,但没有用,因为我们没有执法权。”董江天告诉南都记者,自己经常带着孩子们去各个公园观鸟,因为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捕鸟行为,也向公园管理处反映过鸟类被射杀的情况,但基本没什么作用,大多的回复都是“因为公园人员不足,难以监管到位”,“公园的说法可以理解,他们也没有执法权,靠收一两个弹弓,根本没有起到警醒的作用”。

董江天说,实际上,除了弹弓打鸟,现在捉鸟的方式也千奇百怪,他们曾带学生去公园观鸟,就遇到有一个老人利用画眉捉鸟。“画眉一般是养在笼子里面,此时打开笼子,画眉也跑不了,利用画眉多叫声,春季鸟类多发情,把很多鸟吸引到笼子,然后利用鸟的‘感情’进行捕鸟”。

“我们的学生看到这种情况,也经常进行劝说,甚至与捕鸟人进行争吵,但作用不大”,董江天说,公园内的捕鸟人最多的是有空闲的老人,因为是长者,孩子们不好冒犯,只能好言相劝,“如果太过激烈,怕造成其他更为严重的问题,有的时候劝说不过,只能叫孩子们消消气,或者通知公园管理方”。

“如果是用弹弓类,我们一般是自己进行劝阻,或者通知管理处进行处理。”董江天还称,如果是大型的网捕行为,他们会立即通知公安部门进行处理。

市政协委员王勇军:

公园管理不力,也要担责

广东内伶仃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原局长、深圳市政协委员王勇军称,洪湖公园常见的鸟类确实有二三十种,而随着气候的变化,候鸟的聚集,这个公园全年可见鸟类可达到五六十种,这个公园水域面积达到1/3,水域面积不少,较容易吸引鸟类聚集。

而对于弹弓打鸟的行为,王勇军表示愤慨,他说鸟类是生态系统里面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如果在外力比如人为行为不干预的情况下,鸟类对植被的生长是能够起到很好的保障作用的”。

“现在即便是变电站出现鸟患的情况,人家也不会杀死,而是进行驱赶,”王勇军说,“就目前而言,鸟类的生存环境是比较差的。”他认为,如果人为地用弹弓去猎杀鸟类,那将会导致整个生态链遭到破坏,“主管部门应该去管,就像公园里面有人摘花砍树,你管不管?”

“深圳这样的城市,更应该体现的是文明,而不是野蛮。对于一些个案性的行为,应该体现的是宣传教育,公园内应该多设立宣传广告牌进行引导教育。对于大型的捕鸟类行为,则应该通过执法机构,如森林公安分局进行严惩,严重的行为应该列入刑事犯罪的范畴。”王勇军称,公园管理方不能因为人员不足等原因进行搪塞,如果连这种情况都管不了,那就是严重失责,纪检部门是可以深究的。

采写:南都记者 陈思福 周伟涵

摄影:南都记者 徐文阁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life.72177.com/a/201605/073237605.shtml

Tags:公园 弹弓 洪湖公园 记者 鸟类 没有 男子 老人 进行 生态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