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生活频道 3.15曝光 正文

惰政者“乱作为”掐死了一个企业

字号: 2016-05-06 13:58 来源:互联网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惰政者“乱作为”掐死了一个企业

——河北省涉县创业者杜富强创业血泪

杜富强曾经是个军人,服役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总部直属支队,退役后因工作职位被顶替,便下海创业。创业之初,因经营得法,风生水起,红火一时。自从县政府招商引进国电河北龙山发电有限公司项目后,杜富强合法的铁矿便陷入了困境。“政府官员不是‘不作为’就是‘乱作为’,推诿扯皮,致使铁矿无法开采,贷款无法偿还,工人全部下岗,他自己也因找政府‘讨说法’,长年累月奔波,心力交瘁,最终精神崩溃。”杜富强因精神受刺激已经无法对自己的遭遇进行完整的叙述,全由身患重症的姐姐断断续续的代述。

这是一个让创业者寒心的冤案。冤案发生在河北省最南端——红色革命老区涉县。

第一难:公务员名额被顶替后创业遇阻

1987年入伍的杜富强,服役期间因参加平息暴乱和保卫亚运会等表现突出,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退役回乡后,根据政策,于1991年4月分配在涉县工商局工作,在参加国家第一批公务员考试中,成绩名列前茅,因被人顶替,被迫买断工龄,沦为下岗职工。

下岗后,因生活所迫,杜富强在亲朋好友的资助下,用自己买断工龄的钱,在涉县井店镇台村创办了一个合法的企业,叫南凹铁矿。2005年,杜富强的铁矿进入高速发展期,因铁矿石价格上涨,让这位军人性格不服输的“下岗工”看到了希望。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铁矿运营蒸蒸日上的时候,却被涉县政府招商引资的国电河北龙山发电有限公司项目(简称:龙电)打入冷宫。从此之后,噩梦频仍,灾难接踵而至。

龙电修铁路运输专线要覆盖杜富强的矿山,如果给予赔偿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龙电依仗着能给县委、政府增加利税,自以为是,只赔偿铁矿的基础建设部分,这与杜富强的实际损失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针对这种情况,杜富强根据新的企业建设覆盖国有资源违反《国土资源法》,据理力争。

\

涉县政府经过多次协商,最后决定:一、委托涉县国土资源局进行协调,于2005年8月22日,签订了一个三方拆除补偿协议(甲方:国电河北龙山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乙方:涉县井店镇台村采矿队南凹铁矿;丙方:涉县国土资源局)。二、涉县政府以置换的形式将县办国有矿山企业“河北鑫宝集团台村矿业分公司”(以下简称“鑫宝”)经营权委托给杜富强经营,经营期限为15年,即:2005年8月30日-2020年8月30日。于2005年8月30日,由委托方河北鑫宝冶金集团有限公司,与被委托方杜富强签订了委托经营合同。杜富强按合同要求一次性付给甲方出让金41万元。并在县政府授权下顺利办理了营业执照等相关证件,同时,关闭了杜富强处于富矿状态的矿井。

杜富强接过鑫宝矿井后,发现矿井的原井筒也是被龙电铁路线覆盖的。这让杜富强始料不及的。杜富强立即向县领导进行了反映,县领导就此专门召开了相关单位协调会,并委托县国土局和相关资质部门给杜富强指定二个井筒位置。这样,杜富强便投资新添加机器设备,重新打下两个井筒,为后来办理换证奠定基础。

投资打好了井筒,还未投入生产,开采证却到期了(开采证截止日期为2006年4月)。

2006年3月,杜富强费尽千辛万苦准备了所有延期换证的相关资料,上报县国土局,国土局却说:“2005年底,全省矿点整合工作开始后,停办采矿许可证”。原来,县国土局已把杜富强的矿井列入整合之中。资金刚刚投上,采矿证就到期了,杜富强感觉自己被骗了。

省里这个“整合”方案一直拖到了2010年6月才出台,杜富强的铁矿也总算被通过。但对2006年杜富强准备的所有换证资料,国土局却以超期为由给予全部作废。无奈,杜富强只好按通知要求,再次重新准备所有的换证资料,并和同村卢建红的铁矿,同时由县国土局上报到县政府,只要政府一通过就可以到市国土局办理新的采矿证。让杜富强感到不解的是,卢建红的材料顺利通过并领到采矿证即时开工,而自己提交的换证材料,如同石沉大海,县国土局没有给任何说法。

“通天人物”诈钱与县领导演双簧

从2010年6月开始,对国土局既不给办证,又不给说法的行为,杜富强多次找县领导协调解决,但一直没有结果。县政府委托县国土局召开开采铁矿的协调会,在国土局成了一纸空文。

\

正在杜富强为办采矿证焦头烂额之际,2012年4月,一个神通广大的京城大人物出现了。这个人叫王仲夏,自称在国务院纠风办工作。王仲夏是魏县人,找到杜富强后,声称与时任涉县县委书记范保平关系密切,可以协调解决杜富强的采矿证。王仲夏第一次带着礼品到时任县委书记范保平办公室见面,让杜富强拿两万元作为给范保平初次见面礼。王仲夏从办公室出来后,对杜富强说,你准备50万元,就能给你摆平办证的事。随后,杜富强筹借50万元,在邯郸市冀南宾馆交给了王仲夏。时隔半年,因无结果杜富强向王仲夏追要50万元,不要他再办此事。王仲夏说,范书记本来要整你,多亏我送了这50万元,就不整你了。杜富强不服,多次追要,到了2013年1月份,王仲夏说,范保平终于下决心了,你要办,再准备300万元,我带你跟他见面。2013年1月31日王仲夏开着自己北京牌照的奥迪车,到涉县武装部院内,范保平在院内等候,当着杜富强的面,范保平给时任井店镇书记李洪魁打电话安排给杜富强办证事宜。

2013年2月7日,王仲夏通过短信把农行卡号发给杜富强,让杜富强汇款300万元。直至范保平调往邯郸市任职的前几天,此事也无任何结果,杜富强想要回这笔巨款。王仲夏说,送出去的钱还想要回吗?(有详细的录音视频为证)。

无奈,杜富强向涉县公安局报了案,并提供了相应证据。同时,给范保平打电话、发信息。王仲夏分别用三次给杜富强退回320万元。以后再与王仲夏联系,王仲夏不接电话了。范保平和公安局也不再搭理此事。

2013年4月,杜富强从郸邯市国土局下发文件中得知,如果铁矿再不抓紧上报,就会被取消换证的资格。杜富强再次向县政府反映,县政府同意给杜富强的矿山办理采矿许可证换证手续,汪涛县长签字表示同意。于是,杜富强再一次按县国土局的通知要求,又准备了完整的换证相关手续资料,交给县国土局。

杜富强期盼换证后即可开工生产,政府突然又收回批准换证指令……随之而来的是又一次灾难的降临。

第二难:邯长铁路扩能改造压覆鑫宝铁矿

省政府2013年专题会议记要第26号第七条中“对于邯长铁路扩能项目压覆矿补偿问题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原则,对300米以内压覆矿应给予补偿,并不再换发相应的采矿权证。铁路总公司同意将补偿费用纳入工程。因此,彻底中止了杜富强的采矿权。

因邯长铁路扩能改造压覆杜富强所经营的鑫宝铁矿,涉县政府于2014年4月4日召开了由政府县长汪涛主持、主管县长路正阳、政法委书记刘占水,以及井店镇、县铁路办等有关部门参加,杜富强列席的专题会议,并形成政府领导议事纪要【2014】9号文件。

如此高规格会议形成的会议纪要,应该是认真全面而严肃的。然而,纪要中并没有按照省政府第26号文规定的补偿方法补偿,而只是对“地表附作物拆迁进行了补偿”。

蹊跷的是,专题会议参会人员中,鑫宝集团的杨富生居然未参加,后来开会时,路正阳县长才将其名字添加在会议纪要中。

杜富强说,纪要中一些说法纯属无中生有。纪要中说杜富强同意解除与河北鑫宝集团签订的委托经营合同,杜富强称并未签订解除合同。

针对杜富强同意先行解决办公楼等地表附着物补偿,并立即自行拆除办公楼等说法,杜富强的回答是,要求先行解决压覆矿补偿和解决办公楼等地表附着物拆迁补偿问题,他并没有自行拆除办公楼。

其实,在会议纪要形成前,杜富强已委托北京兆亿律师事务所向涉县政府发了律师函。

杜富强要求在鑫宝铁矿被压覆的矿及周边采空区范围内自筹资金进行治理,在治理过程中,出现的零星矿石作为对其巨额治理费用的补偿,并进行农业综合项目开发。刘占水书记对此首先表态同意,接着汪涛县长、刘占水书记和路正阳县长三人又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会议同意杜富强的请求,但汪涛县长以“规避风险”为由未在纪要上予以文字明确,并要求杜富强在有利润的情况下,可适当分给鑫宝集团一部分。

拆迁补偿原则规定:本着“符合国家政策法规和维护委托经营者利益的原则,在地表附着物拆迁补偿、铁路压覆矿补偿、井下附属设施补偿”三个方面实现台村矿委托经营者的利益最大化。鑫宝集团和铁路办要积极对接北京铁路局和邯郸市政府邯长铁路办,按照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和行业标准进行评估和补偿。

2014年4月,鑫宝铁矿地表附着物拆迁获得补偿后,邯长铁路也顺利开通,而对杜富强来说,并不是好消息,而是另一次灾难的逼近。

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杜富强可在按规划批准的项目用地上进行农业综合项目开发,并按国家有关规定报批和治理。鑫宝集团协助杜富强办理项目,申报和争取上级政策支持,费用由杜富强承担。杜富强依据政府会议纪要中项目扶持的精神,破除种种阻力,注册了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并与首农集团签订了投资合作意向,在县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实施启动了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在井店镇党委政府和被占地村委会的帮助下,征用了部分项目用地。

2015年3月8日,由县委书记李书生主持召开涉县城乡规划委员会2015年第一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该项目。

2015年5月13日涉县发改局对该项目核发河北省固定资产项目核准证(涉发改核字[2015]第6号)。

2015年5月16日,该项目开始治理地质灾害,在治理过程中,塌陷区上部遗留四个采石场,县国土局对此已做过调查。如按县国土局2014年8月12日的答复,治理应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破坏谁治理;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进行处理。这四个采石场需相关部门出资予以治理。该项目治理区域相互重叠,采石厂底部也属采空区,给项目治理工作造成巨大障碍。采石场遗留问题,虽然不是杜富强造成的,但杜富强仍然投入巨资进行了治理,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收益。

正当杜富强为邯长铁路压覆矿补偿迟迟未果,日夜期盼与焦虑的时候,2015年9月22日和24日,杜富强突然接到县国土局和县环保局的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

2015年9月26日,杜富强紧急向县委政府递交了《请求》《请求说明》《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有关情况汇报》和《后果分析》等材料,同时向涉县铁路办提交了《问题反映》,在无任何回复的情况下,杜富强多次找县领导当面反映情况,结果均被领导拒之门外,杜富强精神彻底崩溃,突发精神病被送往医院。住院后,杜富强的姐姐杜丽萍(身患癌症)悲愤之下,向涉县县委、政府递交紧急求救书,在109天的时间里,找县委政府达46次,至今未果。

创业者被折磨出精神病

2005年8月22日,如果县政府积极敦促龙电给杜富强一次性赔偿到位,也许杜富强在当地已经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

一问:如果县政府积极作为,2005年8月30日,鑫宝集团台村矿业分公司这个同样被龙山国电覆盖的包袱甩给杜富强,让杜富强白白支付41万元出让金,并被迫投入巨资重新添加机器设备、征用土地,重新打井筒等,更不会出现一天没生产开采证就到期,开采证到期才告知该矿已被政府列入整合范围,停办开采证的荒唐事。所有折腾,是否政府和龙山国电、鑫宝铁矿联手设计的一个圈套?

二问:2006年4月开采证到期,杜富强准备好一切到国土局申请换证,国土局说:2005年底,全省矿点整合工作开始后,停办采矿许可证。”可是,邯郸市国土局[2008]82号文件,关于小铁矿办理延续手续的通知中却写明“我市的小铁矿资源整合方案自2004年开始………”说明该矿在委托杜富强经营之前,就不仅是已被覆盖的矿山,更是被列入整合范围的矿山。这是不是县政府和国土局用欲擒故纵的手段引诱杜富强上当?

三问:2008年9月省政府已批准该矿办理延续采矿权,可县里一直拖到2010年6月。在杜富强按通知要求准备好一切换证资料,上报到县国土局,国土局同时上报到县里的有两个矿点(另一个是卢建红,台东村人),为什么却只给卢办理而县政府亲手交给杜富强经营的矿点却无任何回应,两年后上演魏县王仲夏与范保平联手行骗?

四问:2013年县政府同意给杜富强办理采矿许可证换证手续(县长签字同意),杜富强再一次准备好换证资料,上报后,政府突然又收回。原因是邯长铁路压覆该矿,彻底中止该矿采矿权。这是不是政府乱作为?

五问:2014年4月4日的政府会议记要,为何会出现那么多虚假的内容,为何明文写出的事项迟迟不予理会落实?为何领导开会落实的事项,却成了杜富强的“违法行为”?

六问:2015年3月8日,涉县规化委审议通过杜富强的项目,项目核发了核准证。2014年11月,杜富强又向涉县联社申请新增贷款400万元,(申请依据:1、涉县政府会议记要。2、投资合作意向。3、杜富强铁路补偿款到联社指定帐户承诺书,由涉县石岭工业有限公司和杜富强的姐姐杜丽萍担保,仅此一笔,年息达50余万元,此笔贷款已于2015年11月到期),为什么当项目推进遇到实际困难和问题时,政府及相关部门推诿扯皮?

有位企业家说,创业要经得起折腾和磨练,要有吃苦耐劳的毅力,创业再苦苦不死,再累累不死;但是,如果政府有关部门不作为、乱作为,故意刁难你、折磨你,你的企业做得再大也会很快被折磨死。

杜富强的企业整整被折腾了10年,终于被彻底折磨垮了。10年,杜富强负债累累,精神上遭受了无数次打击,2010年患上严重的糖尿病。2014年邯长铁路压覆该矿之后,杜富强在极度悲伤与绝望中精神崩溃……

在激励创业者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当下,创业者需要的是一双双温暖的援手。

宁愿相信杜富强的遭际是发生在河北涉县的一个个例,但一定不要让它成为千千万万创业者心中的一个阴影。 本网将继续关注。

http://shanxi.youth.cn/2016/0505/4365205.shtml

\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life.72177.com/a/201605/063227230.shtml

Tags:政者 企业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