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生活频道 3.15曝光 正文

养生“专家”坐堂治抑郁症:无任何资质 神话诊疗仪器

字号: 2016-04-01 00:12 来源:新京报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核心提示:养生“专家”坐堂治抑郁症求医者接受“经络检测”时脚上插满电线。李强摄并无医师资质的“养生美容专家”方雅正在分析“经络图”,诊断抑郁原因。李强摄“把宇宙中的能量导过来到身上,把身体内不和谐的能量场和信息置换掉……”这并非好莱坞科幻片里的台词,而是一名没有任何医师资质的“专家”,向抑郁患者介绍的“能量疗愈”法。作为一种精神障碍,抑郁症属于精神科的范畴。

养生“专家”坐堂治抑郁症

求医者接受“经络检测”时脚上插满电线。 李强 摄

并无医师资质的“养生美容专家”方雅正在分析“经络图”,诊断抑郁原因。李强 摄

“把宇宙中的能量导过来到身上,把身体内不和谐的能量场和信息置换掉……”

这并非好莱坞科幻片里的台词,而是一名没有任何医师资质的“专家”,向抑郁患者介绍的“能量疗愈”法。

作为一种精神障碍,抑郁症属于精神科的范畴。相关法律明文规定,精神障碍需由合法医疗机构中的精神科执业医师诊断治疗。但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抑郁症诊疗市场乱象丛生,一些机构和个人声称掌握针对抑郁症的“奇特疗法”,可短期治愈不复发,但实际上并无相关诊疗资质,且收费高昂。

此外,有医院表示拥有国内顶尖的进口诊疗仪器,事实上,该仪器在十年前就已经进入国内,并且已经更新换代,而且在诊疗过程中,也存在不规范之处。

“用宇宙能量去掉体内不和谐信息”

“不打针不吃药,一个月内就可以康复不复发”,在一家名为“身心统合康复中心”的网站上,“权威专家”方雅拥有诸多头衔,涉及中医、美容、养生,却并没有涉及“心理”、“精神”方面的内容。

近日,经过预约,新京报记者陪着23岁的大学生李晴(化名)来到北京市朝阳区拂林园小区的“身心统合康复中心”。近几个月,李晴总觉得情绪低落,失眠也越发严重,她怀疑自己患上了抑郁症。

“2011妇幼健康行业先进人物”、“高级养生专家”……“身心统合康复中心”房间里挂着各式各样的证书和合影,除了这些,记者并未看到该机构的营业执照。

李晴被带到一间不到十平米的诊疗室内,里面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诊疗床,一个桌子和电脑,几把椅子。

“是不是经常对自己评价很低?”李晴刚坐下,方雅就开始各种询问,“高兴不起来是不?大部分时间喜欢独处是不?那就是中度抑郁”。

不到5分钟的时间,方雅说:“我初步判断,你现在是中度抑郁、重度焦虑,有躯体反应、失眠、疑病、强迫、躁狂七个症状。”

而在来“身心统合康复中心”前,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对李晴的诊断仅是“轻度抑郁状态”。

当李晴表示来此就诊是因为不想吃医院开的药,方雅马上来了精神,“你很聪明,大部分人都走了弯路,要把各大医院跑遍了再来。”

她介绍自己独家的无药物疗法:一个疗程主要分心灵排毒和身体排毒两方面,心灵排毒就是患者听她说话,“进入潜意识,打开心结、毒瘤”;身体排毒是用自家祖传中药涂抹至患者后背排毒。此外还有心灵成长、人际关系等治疗项目。

而在这些治疗程序中,“能量疗愈”是一项重量级的项目。方雅说,“能量疗愈”是边缘科学,美国人发明的方法,疗愈师借助周围的导体,把宇宙中的能量导过来到身上,把身体内不和谐的能量场和信息置换掉。“这种东西很微妙,你让我讲,我也讲不清楚”。

诊出“气血双亏”严重可“脱衣而舞”

问诊结束,方雅让李晴先交上200元的咨询费,再交980元做心理测试和经络测试,不过检测费可以降到500元。

“这只是开始”,一位收费人员称,一般来说,整套治疗的价格在5万到10万元不等。最终,李晴交了700元钱。

之后,李晴按对方要求在电脑上填写一份心理健康自评量表(SCL-90),共90道题目,题目内容多与情绪有关。

测评结果,李晴的得分为221分。工作人员表示,正常人分数不超过200分。李晴提出自己的分数也未高出太多时,工作人员随即改口说记错了,是100分。

根据心理健康自评量表(SCL-90)规范,该量表结果总分大于160分,应该进行进一步检查。此外,量表的统计指标除了总分外,还有因子分,可反映受检者某一方面的情况,但该工作人员并未告知这些情况。

心理测试结束后,李晴开始接受“经络检测”。

工作人员将金属质测试线,贴在躺在诊疗床上的李晴手脚、后颈穴位上,另一端连接“经络检测仪”。方雅称,所有的经络,都会通过穴位的生物电反馈患者的信息。

不过近20分钟的检测期间,工作人员三次找不到穴位,不断调试着测试线,“用的时间太长了,接触不良。”

“黑色的是堵了,绿色的是湿气,蓝色的是寒气,黄色的是气血双亏,粉红色的是阴虚火旺,红色的是火。”看着经测试后得出的“经络图”,方雅称李晴有四根“大经”都堵了,整个身体的状况紊乱,气血双亏,阴虚血旺,寒湿重,“你神经比一般人神经要过度敏感,我8年看过两例,你是第二例”。

方雅还声称,只有80岁的人才会有这些症状,“你神经超级敏感,一定会精神崩溃”,甚至可能“脱衣而舞,登高而歌,不知羞耻,不自知”。“医生给你开方子都没法开,气血双亏,这种样子没有心力,想干什么都干不了。心有余,力不足。”

“你有福气呀孩子,全天下得这个病(抑郁症)的人多遭殃呀,他们找不到我。你能找到我就是你这辈子的福报。”方雅为李晴能遇到自己感到庆幸,她建议当天就外敷中药,从膀胱经入手,通胆经继而肝经打通,最终脾胃调好,加之心理疗愈消除心理垃圾与创伤。一天的诊疗下来,李晴并没有拿到书面诊断。

心理咨询违规治抑郁症“资质不重要”

不久前,新京报记者再度以抑郁症患者身份来到“身心统合康复中心”,方雅简单问了几个问题,不到3分钟就做出了结论:重度抑郁、恐惧、焦虑。

当记者对方雅工作室的资质提出质疑时,方雅表示,中心跟护生堂中医门诊部合作,既不是心理咨询,也不是医院,“你不用考虑我们这里是什么,而应该关注能不能收到你想要的疗效。”

“安定医院和北医六院有执照吗?他们治好你了吗?你要问问我能不能解决你的问题,而不是有没有执照”,方雅反问。

过了一会,一名工作人员拿来一部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生活道(北京)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执照的照片。而对于执业医师资格证,方雅承认,自己不是医生,但有心理咨询资格证。

经查询,上述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经营范围包括健康管理、健康咨询(须经审批的诊疗活动除外);医学研究(不含诊疗服务)等,其法定代表人并非方雅,只有一名叫“方芳”的自然人股东。

方雅称,她的公司叫“生活道”,在护生堂有一个门诊,但诊疗都在这边,基本不去门诊。记者留意到,诊疗室的被褥上,印有护生堂的字样,其网站最上方也写着“北京护生堂中医门诊部”。

事后,记者按方雅工作室工作人员的描述,前往与其一路之隔的护生堂中医门诊部,多名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听说过方雅的名字和“身心统合疗法”。

《精神卫生法》、《北京市心理咨询行业管理办法》均有明确规定,心理咨询机构和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发现接受咨询的人员可能患有精神障碍的,应当建议其到医疗机构就诊。但新京报记者发现,像方雅一样自称拥有心理咨询资质,从事抑郁症治疗的不在少数。

北京一家名为“清水微澜”的心理工作室宣称,可快速康复抑郁、焦虑等心理问题。在这家心理工作室,每次调理900元,一般抑郁症在半个月左右就可以消除症状,整个过程需要2.7万元。

“其实如果心理调理做到位的话,不用药也好”,该工作室一名刘姓咨询师说,无论是抑郁还是精神分裂,都是由心理问题引起的。“我的方案就是带领症状者静下心来,把不同种类‘不舒服情绪’过滤掉,然后对过去的事件进行重新评估,认知转变了情绪就会改善了。”

当面对是否有营业执照和执业医生资格证的提问时,刘姓咨询师回答说,资格证不重要,“安定医院的医生哪个没有证?可他们成立一百多年了,研究方向研究偏了,他叫精神病院,抛开精神研究躯体去了……”

被“神化”仪器并非专门针对抑郁症

除非医疗机构外,一些医院治疗抑郁症的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在百度上搜索“抑郁症治疗”,德胜门中医院排在前列。新京报记者随李晴来到这家能够“精确病因,标本兼治”、并且拥有“精神心理科最为先进仪器”的医院就诊,一探究竟。

“脉象弱,肝郁气滞,心肾不焦……”当天坐诊的精神科副主任医师旷安怡在为李晴进行把脉后,安排进行检查。

随后,李晴坐在一台仪器前,左手食指被戴上夹子,约3分钟后,检查完成。

在德胜门中医院的宣传中,这台韩国SA自主神经检测仪可以精准检测,直击失眠、抑郁、精神分裂的病因,是目前精神心理科最为先进的仪器之一。并称,该仪器对引进医院资质考核极为苛刻,国内仅有北京301医院和德胜门中医院等几家实力雄厚的医院被核准引进。

但一位医疗仪器商表示,这款由韩国生产、价格11万左右的仪器,早在2004年就获准引进,且不需要考核医院资质。

据仪器厂商官网介绍,这种仪器临床应用领域主要为一些心脑血管病变和体检健康评估,并未显示能精准检测抑郁病因。“自主神经平衡的检查结果有一些参考价值,但不是专门针对抑郁症的检测”,北京一家知名精神科医院的主任医师表示。

之后的汉密尔顿量表检查,是由一名医生口述题目,让李晴根据严重程度自己报出得分。

记者询问这项测试是针对多长时期的情况,医生并未给出明确时间界限。

而上述知名精神科医院主任医师表示,汉密尔顿量表应由医院的工作人员经过询问及观察患者状况后进行评分,测试也需要针对近两周的症状来评估。

通过一系列的检查,旷安怡为李晴做出了“焦虑抑郁状态”的诊断,并开出一个月的药量,三种药约900元。同时推荐做微生物电和经颅磁治疗,7至10次一个疗程,每次治疗约七八百元。

“交费单打出来就必须当场取药。”在前往缴费窗口的路上,处方一直由医生助理拿着,拒绝让记者过目。当李晴提出只拿半个月的药量遭到拒绝后,助理返回诊室,用修正带涂掉了病历上的处方及医生签名。

对此,北京某大型综合公立医院医患科主任称,患者拿到处方,可以不选择在医院拿药。同时《执业医师法》中规定,隐匿、伪造或者擅自销毁医学文书及有关资料的,应受到卫生行政部门的处理。

“包治好”纯忽悠监管盲区等破解

曾患过抑郁症,现在是一位抗抑郁组织志愿者的冯昶(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和很多患者都曾经被非正规的治疗“忽悠”过。

“他说可以彻底治好我的问题,收费很高,一个疗程下来过万元。”冯昶说,他曾花费了1.2万元,接受了一个心理咨询师一年的全程跟进。

每周可以当面咨询一次,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并且声称“包治好”,然而,整个过程下来,几乎一点用都没有。“当你感觉没用的时候,也就不会去找他了。”

冯昶说,抑郁症患者的精神状态十分脆弱,在经历过这种“忽悠”后,很可能对病情和生活陷入更深的怀疑,其导致的结果,往往比单纯的“忽悠”更严重。

对于根本未注册的机构从事抑郁症治疗的情况,北京市卫计委宣传处相关工作人员坦言,该情况属于卫计委的监管盲区,需要看具体行为,由工商等部门管理。同时,公众也需有鉴别意识。

“像我们作为正规的精神专科医院,都不敢承诺不复发。”北京安定医院副院长、抑郁症治疗中心主任王刚称,全国目前考到心理咨询师资质的有97万人左右,“但他们当中很多没有医学背景,连精神障碍的识别可能都是问题。”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暨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副院长王向群同样对此非常忧心,“一些人什么都敢做,几万块钱包治好,这样的话怎么能信呢?医院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副主任李献云介绍,在国外,抑郁症患者除在医院接受心理治疗外,也可接受私人心理治疗师治疗。但是心理治疗师是有较为严格的培训过程以及准入制度。她本人在国内外接受系统学习4年,才获得心理治疗方面的证书。

★核心提示

今年2月23日晚8时,“天才史学少年”林嘉文跳楼自杀。

三个多月前,北京邮电大学24岁研究生孙腾霄从学校宿舍跳楼身亡。

他们都是抑郁症患者。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数据显示,到2030年,抑郁症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健康问题之一。在中国,各类情感障碍患者人数已近9000万。

去年10月9日,国家卫计委新闻发布会上,安定医院院长马辛表示,我国抑郁症患病率各地区的差异较大,在1.6%-4.1%之间。与数量庞大的患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我国仅有精神科医师2万多名。

抑郁症治疗市场却是乱象丛生,出现养生美容专家“坐堂”治疗抑郁症、心理咨询师违规介入等。由于人们对抑郁症的无知、恐惧和逃避,医生、家庭和社会组成的“治疗联盟”实际上处于缺失状况,很多抑郁症患者回归正常生活困难,病情容易复发。

抑郁症互助组织是渴望回归社会的患者卸下压力的“心灵家园”,由于内部存在矛盾,资金筹备、组织者专业性不强等,这些组织的困境也日益凸显。

据了解,抑郁症防治已列入全国精神卫生工作重点。新京报记者历时两个月,采访近百位抑郁症患者、多家诊疗机构、数十位长期关注抑郁症的社团互助组织负责人、专家,试图展现抑郁症在我国的真实现状及问题所在,为未来应对体系建设提供参考。

诊断摘录

“你小小年纪堵了四根筋,这是大脏腑堵了四个。”

“你大脑出问题,就是精神崩溃,精神紊乱,幻听幻觉出问题,脱衣而舞,登高而歌。”

“你有福气呀孩子,全天下得这个病(抑郁症)的人多遭殃呀,他们找不到我。你能找到我就是你这辈子的福报。”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life.72177.com/a/201604/012928879.shtml

Tags:抑郁症 心理 李晴 方雅 精神 治疗 医院 仪器 患者 资质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