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融合新媒体门户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生活频道 3.15曝光 正文

同仁堂产品汞超标5倍在港被召回 假药说力撇责任

字号: 2013-05-17 13:26 http://www.72177.com

  就在旗下公司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同一天,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集团”)却遭产品被召回待遇,这恐怕是同仁堂没有料到的“礼物”。

  5月7日,同仁堂旗下的同仁堂国药(08138.HK)登陆香港创业板。同一天,被指轻主业玩资本上瘾的同仁堂集团,其所售的高端保健品“健体五补丸”,因汞含量超标五倍,被香港卫生署强制召回。

  急于打消市场疑虑的同仁堂集团,起初极力撇清干系,坚称召回产品绝非自产,甚至称产品或是假货。但时代周报记者咨询香港卫生署新闻处工作人员了解到,被检产品基本不可能是假冒品,因产品有各项正规注册信息。同仁堂集团的假货说似难成立。

  此次召回产品虽只在香港销售,但行业人士爆料指,同仁堂集团旗下多款常用药品均含有一种叫朱砂的药物,其主要成分为硫化汞,长期摄入可致肝肾受损,多种内地畅销药含汞量远超香港及欧盟标准。一时间,同仁堂集团被外界冠上“汞企业”、“朱砂大户”标签。

  陷入质量风波的同仁堂集团,烦恼注定不小。

  “假货说”遭反驳

  同仁堂集团颇喜欢玩分拆上市戏法,同仁堂国药是从同仁堂科技 (01666.HK,全称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剥离出来的在港上市公司,而同仁堂科技是从同仁堂(600085,全称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剥离出来的。

  就在同仁堂国药上市当天,香港卫生署发布公告称,经抽检化验,同仁堂集团名下产品健体五补丸汞含量超出香港药物标准的5倍,故此勒令厂家进行回收。

  据早前媒体报道,一开始同仁堂集团对此事便是采取撇清关系的态度,坚称问题产品绝非自产,不排除是假货的可能性。

  香港卫生署新闻处工作人员林子惟告诉记者,出事的健体五补丸经调查,是由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制药厂制造,并由北京同仁堂香港药业管理有限公司进口香港进行销售的。因为有正规的注册编号等信息,所以应该不会是假药。

  同仁堂集团品牌管理部赵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卫生署7日当天已经启动复检,目前未有新的进展,大约两三周后才会有结果。在时代周报记者的追问下,该负责人称:“企业本身已经经过自查,没有问题,有问题就不会出口了。”但是,对于此批药物的真假,可能混入汞的环节,复检结果是否乐观以及同仁堂集团质量把关缺失等诸多疑问,上述负责人始终以一句“等待结果”三缄其口,拒绝回应。

  究竟是原材料、生产、流通过程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何补药会变成毒药,由于同仁堂集团方面态度极不明朗,谜团一时变得更加费解。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向记者分析健体五补丸被曝含汞的三种原因,即原材料污染,生产线上不同种产品药物之间“交叉感染”,以及生产器械污染。

  “还有一种很大的可能,就是同仁堂集团把健体五补丸交给别的药厂进行加工生产。”史立臣向记者谈到,国内传统的中药企业,制药过程其实非常粗犷,大部分是简单地进行粉碎再成型,缺少科研和技术含量在里面。“像健体五补丸本来就是小销量的产品,同仁堂集团手握配方,把生产加工部分,甚至原材料采购交给别人做,那就简单省事多了。但这样一来,质量把关就变得非常不可控了。”

  “同仁堂集团的思维基本是,主销产品不出问题,业绩不受影响是最重要的,其他小产品就无所谓了。健体五补丸别说是”车“了,连”卒“都不是。事实上,作为老牌国企,又是百年药业,同仁堂集团手中掌握大量国家保密配方,但没什么竞争概念,近年来又热衷玩资本,不重视主业经营,管理漏洞频出。”业内人士向记者评论道。

  同仁堂集团自开年以来频现质量危机。从总统牌破壁蜂花粉片非法添加甘露醇,到地黄被检出总灰分、酸不溶性灰分项目不合格,再加上这次汞含量超标事件,同仁堂品牌已在消费者心中大打折扣。

  “朱砂大户”40种药品含汞

  同仁堂集团小众产品健体五补丸“汞超标5倍”消息一出,立马引来不小的风波,而同仁堂集团药品体系中另外一种常见的含汞,它的存在则似乎也隐藏着不小的安全隐忧。

  长期关注中成药毒副作用的一位行业人士向记者列举了他的统计数据 ,同仁堂集团现有的定心安神、清热解毒等常用药品中,接近40种药品含有一种叫朱砂的成分,小孩可用药中,也有3成左右含有这种成分。

  这种大量存在的药物,因为主要成分是硫化汞,已经被证明含有剧毒,在美国 、日本等国家是被禁止入药的。

  专注肾脏病研究的武汉协和医院中西医结合科副主任医师王全胜告诉记者,朱砂之所以被如此广泛使用,是因为传统以来认为它有镇静安神的作用,但若长期使用或过量使用,肾脏、肝脏便会首当其冲,造成严重的功能损害,血液、神经系统也会受到伤害。依据国内药物“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的规定,朱砂的日用量在0.1g-0.5g之间。

  记者向香港中医药管理委员会进行咨询,根据《中医药条例》,重金属汞的摄入限定标准则为每日36微克。而对于多数草药药品,当前欧盟对重金属汞的限定标准上限则为1.0ppm。

  上述行业人士向记者举例道,同仁堂集团两种产品,牛黄千金散及小儿至宝丸的朱砂成分含量分别是17.3%及0.72%,远超国际标准。记者对照上述两种药物详细使用说明书后发现,前者指导用量在0.52g-0.78g之间,超过国内标准,而后者虽在0.02g-0.03g之间,但同样远超香港标准。记者走访广州多家同仁堂集团店面发现,市面上无需处方即可买到小儿至宝丸,但牛黄千金散已经不见踪影,导购员给出的答复是,牛黄千金散已经断货很久了,原因不详。但同仁堂集团朱砂含量曾经最高的王氏保赤散以及七珍丸,已经将朱砂成分剔除出局。看来,同仁堂集团同样深谙自身的危机。

  “一定程度上,这是从中西医两个维度来看问题,而且存在各国标准不同的情况。但中医的缺陷在于,缺乏药物成分的毒理学研究,剂量指标更多的是依靠经验科学。”王全胜向记者解释。

  “一定要按这个逻辑看的话,同仁堂集团很多产品肯定存在重金属超标的危险。矛盾在于同仁堂集团用的是传统中药配方,用的是中医的思维,但减少朱砂入药,注重毒性检测,应该说是一个趋势,加上同仁堂集团搞海外上市,想走国际化,这个难题也是一定要解决的。”史立臣谈道。(来源:时代周报)

Tags:生物医药 固安肽谷 中国国际 医药产业 科学园 医药高端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